關於部落格
  • 181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備份】探出世代花園的思維觸鬚-第四屆林榮三文學獎新詩獎決審會議紀錄

會議開始,先由林榮三文化公益基金會執行長蔡素芬報告收件情形:本屆共收到860篇來
稿,由李癸雲、林婉瑜、凌性傑、孫維民、陳思嫻、曾琮琇等六位初審委員分三組進行初
審,選出49篇進入複審;再由複審委員李進文、顏艾琳、蘇紹連選出14篇作品進入決審。
五位委員公推李敏勇為主席,會議開始。

李敏勇:請各位評審委員報告這次的選稿標準和各自的看法。

翁文嫻:參賽作品限定五十行,這個規則不錯,可供作品有個完整架構。這次入圍決審的
作品,都有相當的可看度。承續前兩個世代不斷的語言發展,這個世代參賽者的修辭已經
很熟練了,台灣的詩歌創作群,除了繼承前人,也不斷地累積,吸收之後還要更深入地探
索,並將內質呈現出來,這是不容易的。所以,我選的都是一些「意外」的作品,不是那
麼「熟悉」的作品是我此次選詩的標準。總體而言,此次作品,在議題的擴張上,較不明
顯,可能初、複選的評審也滿重視詩歌的語言,相對而言,探索男女關係的作品較多,我
很注意作者在複雜的男女關係裡,如何準確捕捉愛情層面以外,源源不絕的文化背景。

焦桐:八百多首的投稿件數,在各個文學獎裡,算是最多的。就我的美學觀而言,所謂詩
,就是要將最準確的字和句子,擺放在最恰當的位置──基本上是結構主義以降的詩學。
以前的創作理論是後設語言創作,在為創作解讀和詮釋;而20世紀文學理論對創作的影響
,相當強勢,強勢到現在讀詩,都能感覺到某些作品是在附和理論,乃至於在套用理論的
看法,這樣的影響力來自每年文學獎的會議紀錄,只要該次評審會議紀錄裡,某評審提及
某文學理論,有些創作者即在創作時,套用這些理論,以此吸引評審。影響所及,在我讀
到的很多作品裡,看到不少花枝招展的修辭手段,拚命賣弄一些技巧,甚至每一行都有反
覆的轉折,讓更多的解讀出現,有點本末倒置;我欣賞的詩,反而是具有平靜的敘述,能
夠顧及準確的意象、優美的旋律。

白靈:過去我曾看到很多詰屈聱牙的作品,感到難受,這樣的作品在這次文學獎少了一些
,其實,最好的詩應該就是題材的一部分,而不是去尋找題材。這次難免也有少數作品,
是為了參獎,刻意尋找題材,在語言上下工夫。無論如何,一首詩只要能夠內外形式統一
,就是一首好作品。我比較不喜歡太長的詩或太長的句子,我希望詩能夠符合:句型上寧
短勿長、意象寧約勿繁、結構寧緊勿鬆、觀點和角度寧奇勿長。

羅智成:關於主觀好惡的部分,我不提太多,因為,評審本身就是跟作者學習與辨證的過
程,所以,我都帶著歡迎的態度閱讀每一種作品。此次入圍決審的作品,語法成熟、非常
世故,整體程度的呈現也很驚人,我要感謝初、複審評審,讓我們看到這些入圍決審的作
品,成為一種快樂的閱讀經驗。詩風的同質性較高,可能與最近的書寫趨勢有關,所以都
傾向於細膩、細緻化,再來,我所關心的價值觀和思考能力部分,這次在主題上稍有不同
的呈現,我最怕的詩就是形式和內容不相稱,造成虛張聲勢,「為獎而詩」和「為詩而詩
」的作品,比例就會提高,但不要緊,這就像綜合實力展現的奧運會場那般,炫學的作品
是可以被理解的;這些作品在表現上,感受力強、思考力弱,有些題目不錯,但總停留在
主題外在的雕飾,而非深入主題內涵上的分析或解讀。

李敏勇:文學獎有行數這種形式上的規定,是不得已的作為。做為文學獎的評審會留下一
種態度,這個態度就是與其他評審共同為文學發展,負擔了一點責任,而我擔任新詩評審
,是從藝術條件、社會條件、文化條件,來考量作品。再者,在世代的創新上,相對於傳
統脈絡,是否產生新的東西?此外,現在詩的語言都像體操選手那樣鍛鍊得相當好,然而
,我有時會思考,像東歐或拉美詩人的「反思」觀念、那種不馴服於既有的詩的美學形式
,是否可能存在於台灣?因為,詩的美學形式,在某種意識上,會約制詩在意義上的探索
。此次「與我的關聯」主題的詩較多,在台灣,「非我」主題的詩,很容易流於概念化;
事實上,如何從藝術文化或社會圈,單獨成立藝術條件,或者仍有社會的介入?這是一個
問題。至於沒有「課題」的詩,就只是一種語言的體操,缺乏時代相,無法從中感受到這
個世代的花園所展現的新東西。從語言看來,整體而言具有相當的條件,這可能是來自於
五十行規定的緣故。

進行第一輪投票,每位評審以不計分的方式,圈選三篇。結果如下:

二票作品

〈更衣室裡的大象〉(白靈、焦桐)
〈科學小飛俠的3號珍珍〉(白靈、羅智成)
〈難道你不覺得這是一種上好的隱喻〉(李敏勇、翁文嫻)
〈回函:致拉撒若夫人〉(焦桐、翁文嫻)

一票作品

〈海豚搖籃曲〉(羅智成)
〈瓶中文明〉(羅智成)
〈別在我毫無防備的瞬間歎息〉(李敏勇)
〈翻譯一個清晨〉(焦桐)
〈4F 15〉(翁文嫻)
〈遷徙〉(李敏勇)
〈甕裡的母親〉(白靈)

0票作品

〈街景〉、〈荒蕪的海〉、〈雞與牛的死亡〉

0票作品直接淘汰,評審從有獲票的作品依序進行討論。

一票作品

◎〈海豚搖籃曲〉

羅智成:寫得很自然,吻合海洋美學的狂想,表達很準確,予人舒適感,是一首很優美的
治療系組曲。

李敏勇:相對於〈更衣室裡的大象〉的文明批判概念,這首詩表現另一種呼喚童真的類型
,比喻海豚為純真的心靈和美的化身。

焦桐:意象混亂,天馬行空。
白靈:最後兩段有點累贅,可能受五十行的規定影響。

◎〈瓶中文明〉

羅智成:這首詩是對純粹古文明知識的好奇,意象掌握精準,沒有那麼表相。

翁文嫻:沒有提到文明的實質問題,「瓶中文明」像是在寫「瓶中愛情」。

李敏勇:剛讀的時候以為作者在寫伊斯蘭世界或中東。

◎〈別在我毫無防備的瞬間歎息〉

李敏勇:這首富有詩的語言況味。

羅智成:音樂性足夠,很適合做為複沓,詩的後設性表達很強,但仍不足,內容和語言很
一致,非常有感情。

焦桐:這首詩問題很多,第四段皆是非常概念化的鋪排,花枝招展的結果造成糾纏,有很
多不準確的語言。

翁文嫻:這首是我心中的第五名,它並無在語言上層層擴張到情愛以外的部分,較為狹窄

白靈:算是寫給憂鬱症患者的情詩,很多地方不斷在重複,結尾很老套。

◎〈難道你不覺得這是一種上好的隱喻〉

翁文嫻:語言很有層次,從孤單國家的島到兩人之間的關係,由外到內的層次表現很好。
普通矯情的語言很難造作出這樣的音樂感。

羅智成:抽象而炫學,使用很多抽象的辭彙和複雜的句子,口氣過於虛張聲勢。

白靈:典型的參賽詩,借用語言的魅力愚弄評審,這種寫法很容易得獎。

焦桐:第二段抽象化、概念化到了極點。

◎〈翻譯一個清晨〉

焦桐:一般參賽作品都在賣弄技巧,但這首詩舉重若輕,整首詩節奏舒緩、平穩,意象準
確,語言輕淡,含蓄節制而情感飽滿,反覆迴旋,令我動容。書寫親情的詩或給身心障礙
者的詩,很容易陷入沉重感,但是這首詩用形象化的語言喚醒趣味性。

白靈:有點自說自話,如果加入情節的互動會更好。

羅智成:最大問題在於詩中有太多的「譬如」,有點寫流水帳,但用虛擬的告白體,感覺
很溫情。

翁文嫻:題目的「翻譯」這兩個字很動人,內容稍微平淡,有些地方較貧乏或模糊,但很
真情。

李敏勇:整體而言,很講究字句,有點文謅謅。

◎〈4F 15〉

翁文嫻:以電影情境的寫法,呈現出很想維繫詩中的這個地方,某部分有些浮,最後幾段
愈寫愈清楚。

◎〈遷徙〉

李敏勇:我給這首悼亡詩滿高的評價。雖然有些累贅之處,但猶如詩人白萩寫過的〈脫光
以後〉,拿掉詩的裝飾性外衣之後,裡面還剩下什麼?

焦桐:深情且自然,但有些地方太簡單,不如〈翻譯一個清晨〉營造得較高段。

羅智成:有點工具性地鬆散,我也注意到這次入圍的詩,後面幾段都很累贅。裝飾性的詩
也不一定不好。

白靈:少掉後面四行可能會比較好,那四行似乎是為了湊成五十行而寫的。

◎〈甕裡的母親〉

白靈:母親的含意是所有女性的承接關係,透過死亡表現甕的多層次意象,有循環的意味
,不只是個甕而已,可繼續衍伸出上一代和下一代的關係。

羅智成:這首詩有點抽象,卻是完成度最高、敗筆最少的作品,技術上的邏輯性有點扭曲
,把死亡當做鏡像,「蛇」和「繩」的部分是敗筆,不完全是悼亡詩。

翁文嫻:題目設計得很好,寫自己和母親的關係,不應該出現太個人式的、知識分子式的
語句。

李敏勇:太多文藝腔,我不能理解為什麼「比母親更像母親」。

焦桐:高度不若〈回函:致拉撒若夫人〉;以悼亡詩來說,不如〈遷徙〉。

二票作品

◎〈更衣室裡的大象〉
李敏勇:這首詩很弱,主題單薄,簡單有趣。

翁文嫻:題目訂得很好,是整首詩的意象,詩中的大象感覺不真實,其中提到「我不能轉
身」,但無法由此發展出真實情境。

焦桐:太過虛張聲勢的作品,總是缺乏美感,而這首詩敘述風趣、舉重若輕。

白靈:前後結構完整,把不合時宜的一切表現出來,具有想像的空間,不會那麼做作。

◎〈科學小飛俠的3號珍珍〉

李敏勇:與〈更衣室裡的大象〉類似,內容簡單,有當下氛圍的對應。

羅智成:我一開始不是那麼喜歡這首詩,卻是我挑得較為安心的作品。這首詩是少數論述
非常完整,鋪陳事情很有條理,思維扎實,不像參賽的儀式性作品,但有點散文化。

白靈:有女性意識,借用卡通影片中人物的關係與現實強烈連結,比其他參賽式的作品更
好。

焦桐:缺乏往終極發展的組織架構,過於簡單,女性意識表現狹窄,我認為此詩是為特種
行業的女性發聲。

翁文嫻:語言表現較不一樣,第四段最佳,有詩的昇華意境。

◎〈回函:致拉撒若夫人〉

翁文嫻:文字比〈4F 15〉更有厚度,語言成熟度比其他詩作更高。

羅智成:穩定度很高,沒有敗筆,但使用典故使得一般讀者較難理解,書寫策略上有點自
說自話。

白靈:無法了解詩中的典故,但透過對話,很能掌握女性世界裡無法述說的感受。

焦桐:有很深刻的思想脈絡藏在背後,值得入圍,表現非常優秀,描寫詩人普拉斯患憂鬱
症的狀況,同時也是為憂鬱症患者發聲。

李敏勇:這首詩其實不錯,它彰顯了女性主義,但太被背後的部分牽制住了,放在《自由
時報》的文學獎裡,被牽制的那部分,剛好不是我所想要的。

評審們進行第二輪投票,最高分為5分,逐篇給分。結果如下:

〈回函:致拉撒若夫人〉15分(白靈1分、李敏勇2分、焦桐3分、翁文嫻5分、羅智成4分)
〈更衣室裡的大象〉10分(白靈5分、李敏勇1分、焦桐4分)
〈翻譯一個清晨〉9分(焦桐5分、翁文嫻4分)
〈甕裡的母親〉9分(白靈3分、焦桐1分、羅智成5分)
〈科學小飛俠的3號珍珍〉8分(白靈4分、翁文嫻1分、羅智成3分)
〈遷徙〉7分 (李敏勇5分、焦桐2分)
〈難道你不覺得這是一種上好的隱喻〉7分(李敏勇4分、翁文嫻3分)
〈4F 15〉4分 (白靈2分、翁文嫻2分)
〈別在我毫無防備的瞬間歎息〉3分(李敏勇3分)
〈海豚搖籃曲〉2分(羅智成2分)
〈瓶中文明〉1分(羅智成1分)

投票結果出爐之後,因〈翻譯一個清晨〉與〈甕裡的母親〉皆獲得9分,經舉手投票,〈
翻譯一個清晨〉獲得3票(李敏勇、焦桐、翁文嫻),評審委員通過由此篇獲得三獎、〈
甕裡的母親〉列為佳作。經所有評審委員同意,〈回函:致拉撒若夫人〉獲得首獎,〈更
衣室裡的大象〉二獎,〈翻譯一個清晨〉三獎;〈甕裡的母親〉、〈科學小飛俠的3號珍
珍〉同列佳作。由於評審委員一致認為本屆入圍決審的作品很精采,決定增列〈遷徙〉一
篇為佳作。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