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844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青春】關於偏見






很久以後的後來,有天突然想起小時候母親是怎麼規訓我的。



其實,我不記得母親是怎麼說。


她是說:「妳可以……」還是說:「妳不可以……


我真的不記得了,不過唯一殘存的影像是我犯錯時,被母親拿棍子抽打的場景。


上了高中,學到了個英文單字,我常反覆唸著:It  is  forbidden  to  ...,在句子的後面接上一些不太有趣的字眼。


自己當了老師,想著我是怎麼教育學生的。我是說:「你們可以做……」還是說:「你們不可以……(關於這話題又可以再開另一個新課題來聊聊了。)


《老貓學出版》曾引到這麼段話。


老貓認為:「讀書不應該有禁區。任何書,即使是偏頗的書,都應該開放閱讀,即使是兒童也一樣。


這話其實說來普普通通,真正打動我的是他隨後徵引了詹宏志在〈一生的讀書計畫〉的話:



如果小心翼翼的將他與所有可能誤導他的書隔離,他就得不到和社會相處的能力,任何一個偏見對他而言,他都沒有足夠的自我思考、判斷的能力。(我們)不要擔心他暴露在某一個偏見當中,而是要擔心他暴露在不夠的偏見中。


可惜老貓或許為了省事,去頭掐尾只引了這一段,但也夠震憾了。


男校學生的創造力(有時此語的同義詞是破壞力)遠優於我當年所就讀的高中,為了不讓他們惹事,我只好不斷地政令宣導著不要做哪些違反校規的事。(雖然,有時我內心也不願遵循那些百八年前不知何人訂立、不合時宜的校規)因為自己在高中就不是什麼太乖巧的學生,站在講臺上道貌岸然地「佈道」,事後想起,總有些心虛及不適。


(
不過,要說的是,他們並沒有因為我的政令宣導教乖巧些,還是惹出不少事,讓我夜裡輾轉難眠。)


太害怕學生出事,學生並不會因此就不出事。大人一直說著「火會燙,不要碰。」倒不如讓他玩火一遭。


誰的成長過程是一路乖巧,順著大人樹立的「往這走」的路標長大的?如果不跌個幾回、迷了幾趟路,怎麼知道自己要的東西是什麼?


讓學生在我們自以為建構出來的無菌室生長,不代表他們一輩子就此平安、不感冒、不打噴涕。大人也別自以為我們有能力隻手擋住外頭掀天蓋地的風雨。(基本上,就我所知悉某些學生的生長環境而言,活在無菌室的,反而是老師,尤以○○(消音)老師為最。)

 
真正該擔心的應該是他們是否具備了「足夠」的免疫力及判斷能力,而這,才是老師存在最大的意義。

 
說完,同事還是有點擔心。
 
 
我便出了個餿主意:「妳應該是想放這首詩的,對吧?但又怕學生以為這是經典,是吧?那不然,妳就在詩作的前端打著『實驗性書寫』。然後再消毒一下,跟學生說:『實驗有可能成功,當然也有可能會失敗。就像革命一樣,成功便是忠烈祠,不成功便是無名塚裡的枯骨。請諸君自行盱衡考量。』」

 
同事笑了,她說:「好個『實驗性書寫』。」
 
 
花同學自言:
詹宏志的這段文字讓我反思,也自忖:在禁止某些事的同時,我是否已帶著私我的偏見了?
還有,我真的太愛碎唸了。老了。

還有還有,讀者感受那一排是什麼鬼?不會是天空新推出的功能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