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81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走走】北海道:旭山動物園Day03(下)

話說旭山動物園每個館的圖示都非常之可愛,而且簡明易懂。如:

這就是翡翠森林狼與羊的故事。你看,下圖的羊,多麼的可憐。




啥?這不是羊嗎?


黑狼說:「妳這白癡,這是小鹿斑比。」

唉唷!幹嘛這麼愛計較。剛剛就不小心手誤咩,這張一定就是翡翠森林狼與羊了。你看,圖中的羊多麼的惹人憐愛。>//////<



(科科科,得意洋洋中)

眼看著愈接近兩點,人潮如蟻逐漸聚攏,並且乖巧地排成一長長長長長列,放眼望去猶見不著盡頭在哪的隊伍。這些人究竟在等什麼呢?



答案是?大按似?The answer is……

秘密。

(被巴頭)(觀眾:拖稿這麼久沒吼你就很好了,還給我耍白目?)

對不起。答案就在下圖中。




為了這一群走起路來蠢不拉機的笨蛋,太陽漸步西斜,上千人立在慢慢冷然、白霜霜的動物園裡,努力動動身子、呵呵手,就為了看這群趾高氣揚、昂首闊步的笨企鵝?

是的。這就是旭川動物園最大的賣點。觀光客不以千里為遠,到旭川動物園就是為了看牠們散步。這路程不短,光是從企鵝館A區走到B區,應該也有個一、兩公里路,而且片刻不得休息。雖然在後頭的工作人員不用費力催趕,這群搖頭晃腦的小可愛就會自動前進,間或穿插幾聲高歌引吭,但是還是必須出聲喝阻某些忍不住伸出手或是情不自禁跑進企鵝散步步道的觀光客。

不過,還是會有這種不清楚狀況一頭撞進雪堆裡的阿呆。XD

個人覺得牠們的眼妝很有特色,雪白的挑眉,酷。


這麼有時代感的眼妝,當然就被我們家的女神借去用了。


是不是有異曲同工之妙?

話說太陽漸漸下山後,不過近四時,天色已然昏昧不明,遊客在看完企鵝散步後,遂如鳥獸歸巢,瞬間消失,巨大冷然的空靜降籠園區,匆忙買了些伴手禮,連忙搭上最後一班公車趕回市區。

不喜歡這種突然人去園空的感覺,再加上空間的虛冷,更覺生命的平凡與難耐。

回到下榻的旅舍,從高樓層往下拍札幌車站,一片雪茫。


圖下方排列整齊的白色車陣是候客的計程車群。


一開始看見雪的興奮至此時溫緩地多了些蒼涼,人生不也是雪國一場?



你沒看錯 ,不過是下午五點,天色黯然,但又如蔚藍的深海,讓我想起去花蓮賞鯨時途中看見的黑潮,便是如此深沉,如井,深且不語。很喜歡這張照片的顏色,那藍。


(黑潮:http://asset2.url.com.tw/public/fd/8f/fd8fcda6e40a3322c358273d79e43ee4_l.jpg)(因有版權保護,不好將照片率然po在版上)

本來按照旅遊手冊上的建議,要去吃青葉拉麵的,離開旅舍前問了櫃檯服務人員,他說:那兒很遠。(怪了,旅遊書上說走個十來分就可以到的,一公里左右)這麼跟服務人員說著,那男生一貫日本人的好禮儀笑著說:「走不到的,要一個小時吧?」「如果是我。」男生又補上這麼一句。

這下可好了,也好。吃不到旅遊書上的名店,那麼問問當地人,晚餐都吃些什麼?男生靦腆地笑笑,「阿諾……」別跟我阿諾,我聽不懂日語的。一行四人友善地對他笑,他試著要告訴我們怎麼去,以日文。四人,一貫友善地對他微笑。(廢話,誰聽得懂啊?)男生似是想到解決的方法,拿出旅舍任人索取的地圖,以筆指畫了出來。「山頭火?」這也是旅遊書上及遊客推薦的名店。

知道怎麼去了,但又有點捉狎地問了男生:「青葉和山頭火哪間比較好吃?」男生有些困窘地笑了,比了比山頭火。他說,他平常也會去吃這一間:「good and cheap.」他這麼說。

不知為何,日本拉麵店在你一入座坐定後,通常送上白開水,上頭飄著數顆冰塊。



這一盤炒飯,不貴,合台幣一百元。我絕對不會承認我是那個想試試日本炒飯與台灣炒飯有什麼不同而點這道菜的凱子。我的學生大概三口就可以這「盤」「無料」的炒飯吃完。



也是很貴的餃子。我可以很大聲地說,這不是我點的。(得意)



問了服務人員,哪道拉麵是他們的招牌,服務人員推薦了麻辣口味的拉麵,帶著戲劇的表情說:「會辣。」一向在台灣喜歡自道愛吃辣的梁某人這時突然怯縮地說:「我點個一般口味的就好了,來個醬油拉麵,謝謝。」這時,小賴同學自告奮勇要代大家嚐鮮,這真是太感人了,我願意將我的冰開水與妳分享。

圖一:拉麵送上,表層浮著一層紅黃間雜的辣油。賴同學面帶謹慎地舀了第一口。


圖二:小口地啜飲第一口。


圖三:讓湯的美味在舌尖繚繞,似乎在感受這湯的滋味。


圖四:喜滋滋地展開笑靨,「不辣嘛!你們試試。」於是眾虎撲上,「不辣嘛!」眾膽小虎異口同聲道。


吃完一碗熱騰的拉麵,本想去百貨公司繞繞。但記得我前文說過的,這兒的百貨公司多在七點至七點半就熄燈關門,加上戴了一整天的隱形眼鏡,眼睛很不舒服,便早早回旅舍休息。

就算是綴滿燈光的市鎮,這樣的夜晚,也好孤寂。你瞧,一點兒行人都沒有。住在這兒的人們,在漫長的雪夜,究竟在忙些什麼?會不會,會不會他們常興起人生不過如一場雪,無聲落下,無影散去?


該熄燈睡去了,明早又得啟程。

夜安。旭川。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