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號小行星

關於部落格
  • 1783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一種】賣玉蘭花的男子




那日近午,提前閱完作文卷子,想自己一個人出去走走。

妳說,好怕自己失去微薄、僅存的獨處能力。雖然,早已獨居多年,也學會怎麼和時間耗著。

還是揹起背包,膝蓋密實紮上護膝,希望多一層的保護,能多走幾步路。繞到三峽老街、隨意亂走巷弄,順著不甚透明的光線,透過紗窗,瞥見小鎮人家的客廳擺設。

臺灣的居家擺設不多是大同小異嗎?為何還是那麼愛看看別人家裡的樣子呢?不知道。妳說,只是愛想像別人的家庭過著什麼樣的日子。

走著走著,回程的路上,看見賣玉蘭花的男子。

男子瘸腿,不良於行。他總是趁著紅燈,眾車息止,沒入車潮兜售玉蘭花。待紅燈轉綠時,男子連忙步出車陣,瞥見他數著籃子裡的零錢,露出開心滿意的笑容。男子又再看看手上僅剩不多的玉蘭花,立在路旁,他專心看著路口的交通標誌,等待下一次兜售的機會。

一串玉蘭花賣多少錢?男子一天能賺得多少?妳不知道。但他那好滿足的笑臉,讓妳省忖:「有多久,沒露出這麼單純又滿足的微笑?」

突然,有點想哭。遠遠地拍下他的身影,妳說用來提醒自己--關於生命與生活。

每個人都有他生命的難處,有些人大聲嚷嚷,可多數的人學會與艱困共處,就像忍耐著穿著進沙的鞋子。妳是該羞赧,常像個孩子喧吵著鞋底有沙,可旁人或許早磨破腳底,起了水泡。就像那人,自己生了病了,還安慰著妳,要妳多照顧自己。L的母親正與時間拔河,可她還是耐著性子聽妳說學生做了什麼過份的事。

男子賣一串玉蘭花要費上多久的時間氣力?看天氣吃飯,也得看人臉色吃飯。一串玉蘭花不過兩個銅板,不就是妳閱一份卷子的錢?

妳是沒資格再多說些什麼生命不等值的怨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